夜恋

关灯 护眼     字体:

是夜。

天空月朗星稀,破旧的窗外甚至还刮着阵阵尖锐的冷风。

荒废的破庙里却充斥着一夜恋阵一阵的热浪,神像破损严重,在晕暗的庙里,捻起的兰花指上g着厚厚的蜘蛛网。

一地散乱的稻草铺在破败的神像背后,稻草上躺着一个神情痛苦压抑的绝城倾senv子。

她的额头用鲜红se的守g0ng砂点成一朵盛开的花,原该是个不沾红尘的清心寡yu之人,此刻却是深中魔族yu毒,躺在这破庙里清心不得。

腿心涌出的一guguyshui,打sh了她白se的亵k,身上的白裙落在杂乱的稻草,细纱裹着根根黑h夜恋的稻草,擦着她纤细ch11u0的yuzu,扭出难耐的弧度。

容嫣觉得很痛苦,玉瓷般的肌肤上全都是细密的汗水,她扭曲的躺在稻草上,睁着眼睛夜恋,努力的在抗拒身t夜恋里蜂拥而至的情cha0。

是她的错。

宗门历练,她自持修为深夜恋厚,独自脱队追杀一小撮魔族余孽,却是不想将那余孽尽数斩杀之际,却让自己中了yu毒。

如今只能躲在这破庙之内,免得这副模样教人看夜恋了去,坏了她第九峰冰清玉洁的名声。

她的思维很清晰,但身t却又很诚实,一阵极致的情cha0卷来,她在晕暗的神夜恋像后面,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柳眉细蹙,玉一般的纤指紧握成拳,深深的陷入身侧的稻草中。

不自觉散开的斜领衣裳,露出了她一字型的锁骨,冰雪般的一层肌肤下,玉一样纤细的骨头突起,天鹅颈上挂着一根红se夜恋的细绳。

编制jing细的红绳缠绕着一只玉se的法器,法器雕琢jing美,指头大小的形状,如今,在她细微的扭动下,散乱着滑出了衣襟,落在耳际。

也不知天se过了多久,容嫣只觉得脑后的长发被自己尽数打sh,下t却sh得更为厉害,简直无法直视。

情cha0无法抒发,堆叠得太久,让她的意识都开始不甚清明起来,耳际,娘亲亲手为她和夜恋兄长挂上的传讯法器,却在此时亮起。

“嫣儿。”

容华的声音响起,宛若一阵摧枯拉朽的狂风,让意识模糊的容嫣瞬间睁开了眼。

她无法控制自己听到男人的声音,浑身激发出来的q1ngyu渴望,即便此时此刻联络她的人是她的兄长。

她的兄长!

“兄长?”

容嫣双眸燃烧着q1ngyu,微微偏头,殷弘的唇触上落在稻草上的传讯法器,忍不住伸出舌尖来,想要探寻着什么。

却又什么都探寻不到。

她惶恐的退离了那一小块雕琢jing美的法器一些,里头传来容华略带威严的磁音,带着丝缕怒意,

“你脱队已久,是不是需要刑堂执印带你回来?”

兄长容华,如今已是被掌门钦点为下一夜恋任宗门继承人,掌着宗门刑堂,谁若触犯门规,进了他那刑堂,必然要脱层皮才能出来。

一般,他甚少联系她,如今怕是知道她脱队一事,所以才用了家族里给的传讯法器联络她。

倘若她不主动回去,接下来他就该派人,带着刑堂的印来捉她回去了。

______夜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啦啦啦啦,又开了一本仙侠文,哦耶耶,有人看吗?有人看吗?第一次写仙侠呢,好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