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换源:

聪明人一秒记住 特特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

程林实在没想到, 江升真的对王威上了心,一向稳重的江升,隔了几天, 竟然又买了机票飞过去见王威了, 听说王威那个山头,下了飞机还要坐将近一天一夜的汽车,下了汽车还要爬半天山路,这才能找到寺庙旁边王威住着的那个小屋子。樂文小說|程林这个最早拉皮条的,实在是惊诧得很,去陈珉那里打球的时候,想着陈珉对王威也没什么, 就把这事儿跟陈珉讲了,陈珉觉得挺有意思, 最后点评道:“真爱。”

真爱没能打动王威, 王威还是盘踞在他的山头上当着山大王,江升好说歹说都说不动他,王威还挺带感地对他讲着:“提上裤子赶紧走。”气得江升再好的脾气再好的耐性都要发飙, 飞回来跑程林这里诉苦,程林想了想, 说着:“那我问问他能不能来参加我开业典礼吧,他欠我人情呢。”

程林亲自出马,王威寻思了寻思,回复道:“我不是给你邮递开业礼物了嘛,最近画唐卡进度有点慢, 不去了,你跟江升也说说甭老来打扰我。”

程林觉得王威大概还是顾忌着怕遇见谁,也就没再强求,不过还是给王威递过去了邀请函和咖啡豆。

程林咖啡店的开业安排在了家宴之后。项涛定好了家宴的时间,邀请了很多亲朋好友,更有公司里的重头人士,还别有用心的让任安把他那边的家人都邀请了过来,包了一家高档酒店的宴会厅,弄得特别高大上,家宴前几天,任安特意空出时间,带着程林去置办了一身行头。

程林平时衣装大多是挺休闲,在县城里的时候不怎么讲究,回到京城亲妈跟任安都爱给他置办,很多就是新潮的学院风,衬得程林跟小嫩葱似的,倒是很少穿正装。任安带他去试衣服,瞧着程林穿着合体的西服套装,愈发显得腰细腿长,看得心里直发痒,凑到程林耳朵边上说些撩骚的话,说得程林耳朵尖发红,要往试衣间里跑,任安干脆也跟了进去,说着:“我帮你脱。”

程林:“……”

家宴那天,程林紧张得前一天晚上彻底失眠,他心里没个着落似的,小猫一样腻腻歪歪缠在任安身上,央求着非得要两次,任安怕第二天程林状态不好,本来兜着不给,程林贴在任安身上拱来拱去,四处撩火,哼哼唧唧实在是叫任安按捺不住了,把人翻过来覆过去收拾一番,快天亮的时候,程林终于累得乏着睡过去了,还好家宴是晚上,任安白天也没去公司,在家里守着,伺候着睡到中午的程林吃了好消化的饭,哄着他再去睡个午觉补眠。

在床上搂着程林的时候,任安突然说着:“以前没问你这个名字怎么来的,谁给你起的,按理说应该姓……”

程林接话道:“应该跟韩东一个姓对吧?韩东他妈妈一直喊我要饭的,没给我起名,是邻居家一个心善爷爷给起的,他拿着一本新华字典让我翻,翻着哪页有姓就用那个姓,再翻一个让我挑个名,我就随便划拉个名,韩东他妈不管,后来上学办身份证什么的,就都用程林这个名字了。哥,我这名字干净,跟韩东他们没关系,我不反感。”

任安问着:“那以后喜欢大家喊你项童,还是程林啊?”

程林说着:“都成,看你们乐意吧,反正都是我。”

任安跟程林买的正装,像是情侣套装,准备出门的时候俩人站在落地镜前,程林感慨道:“哥,你还记得挺早时候,咱俩买的那两件黑t恤不?我当时穷,买不起贵的,你照顾我自尊心,带我去便宜实惠的店里,我偷偷买了送给你,小呆麻辣烫开业那天,咱俩穿着过去的,大宇陈珉他俩还调侃咱们。”

感觉像是过去好久了,又感觉恍若昨日。

家宴正式开始,项涛在所有亲人的见证下,跟大家介绍了程林,他嗓音稍微有些哽咽,说着:“这二十年,我们从未放弃寻找小童,也从未放弃生活,只是期望小童回来的那一天,家里的每一个人都用最好的状态迎接他,并给予他最好的一切。”他说着,看着任安,又道:“特别感谢这二十年一直陪伴我们度过艰难岁月的任安,也是他的执着帮我们带回了小童,他是我的干儿子,更是我们全家的恩人。”

任安倒没想到项涛会在这么多人面前点他的名字,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程林在一旁握紧了任安的手。

很多人在抹眼泪,程林走到台上,眼睛也是湿润,他提前打好了稿子,早就背得滚瓜烂熟了,可是上台后看到亲人眼中泪光,就卡壳了,什么话都没说,就先掉了两行眼泪,吸吸鼻子才说着:“我是程林,不对,我是项童,谢谢我的家人没有放弃我,谢谢任安哥没有放弃我。”说着说着说不下去了,他深深朝着台下亲人们鞠躬。

台下大家开始鼓掌,很多话其实没有必要在这个场合上多说了,人生曲折,坎坎坷坷唯有经历过后的人才有资格品评,程林擦擦眼泪下台,项涛想着拍拍他的肩膀,跟宾客们说着:“这是我儿子。”

宴席开始,项涛带着程林一桌一桌介绍,干妈瞧着他们爷俩忙活,坐到任安身边,看看任安爷爷那桌,突然说着:“你跟小童的事,有时间约着双方长辈,定下来吧。”

任安一怔,问着:“订婚吗?”

干妈狠狠瞪他一眼,说着:“怎么着?你想随随便便就拐走我儿子?该有的仪式什么都不能缺!”

任安笑道:“好啊,那更好!”

干妈气得在桌子底下踩了任安一脚,又说着:“你晚上别喝酒了,我看小童可能要喝多了,你清醒点,回家好好照顾他。”

任安忙点头道:“哎哎哎,好的,干妈放心。”

干妈突然抱了任安一下,说着:“你也是我大儿子,安安,真的谢谢你。”说着眼睛也湿润了。

敬酒走到任安爷爷那桌,老爷子有些不大自在,冷不丁突然问道:“给我买好棋了吗?”

程林赶紧应答着:“买好了买好了,还想着周末给您送请帖去呢。”

爷爷轻轻哼了一声,一旁外公倒是和善说着:“一定去一定去。”

程林那天晚上果然喝多了,送走客人的时候,他软趴趴地靠在任安肩膀上,撒娇似的说道:“哥,你背我。”

任安没着急去开车,蹲下来,让程林趴到他背上,揽紧程林的腿弯往上托了托,说着:“头一次见你那天晚上记得不?下了很大的暴雨,你倒霉掉进下水道,我也是这么背着你的。”

程林踏踏实实靠在任安身上,说着:“你那时候说话有点凶,我怕你。”

任安道:“你被我一凶,跟鹌鹑似的就要往后躲,眼睛都不敢抬,挺有意思,我就喜欢吓唬你,瞪着大眼睛要哭不哭的,可爱。”

程林:“哥,快三年了吗?”

任安:“嗯,快三年了。”

作者有话要说: 剩下两万字基本可以当成番外看了,开始准备新文!

明天又是周末了哈哈哈哈哈,祝大家浪得愉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