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换源:

聪明人一秒记住 特特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

程林“收留”了大宇, 大宇以前在陈珉那里很成功地经营过一个网球俱乐部的分店,人员管理什么的,也算是有经验挺老道, 程林从大宇那里学到不少东西, 大宇每天在校园里穿梭撩妹,也自得其乐,瞧着已经从离婚的阴影里走出来了,也不知道该说他心大还是没心。平时程林跟任安去陈珉那里打球,程林问着陈珉要不要把大宇请回来,让大宇在陈珉这里继续干,陈珉挺阴郁地摇头, 也不避讳了,说着:“有些事, 勉强不来, 随他吧。”

程林听着陈珉这是有放下了似的意思,就不自觉联想到了高原山头上的王威,一个两个三个瞧着都是放下了的样子, 或许感情这种事,虽然没那么轻, 不过也没那么重吧,折腾来折腾去,都是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了。

程林把这些话讲给任安听的时候,任安正安稳地坐在家里书房里敲打电脑,手边放着程林刚刚泡好的普洱茶, 任安挺嫌弃地瞅了一眼普洱茶,说着:“呆,给我冰镇矿泉水呗,不想喝这个。”

程林啧了一声,说着:“难伺候,就是给你喝的,刮刮油。”说完自己也捧着一杯,找了个歪斜的舒坦姿势,也捧着电脑研究开店的细节,任安又问着:“作业写完了吗?有篇小论文来着吧?帮你改改?”

程林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顺嘴就说着:“不用,上英语培训课的时候江升抽空给我改了。”

任安:“……你有空感慨别人的感情生活,有没有时间也反思一下自己?”

程林笑嘻嘻说着:“对,我就是喜欢看你吃醋,当年你一个庄杰可把我打击坏了,爷爷现在还拿他说事儿呢,我记仇,我嫉妒。”

任安气得起身把程林摁倒撩搔起来,说着:“越来越不可爱了!哪里来的小恶魔,把我们家呆子吐出来!”

程林眨巴眨巴眼睛,嘿嘿笑道:“哥,哪能一直傻着没进步啊?我技术就进步得很快对不对,昨天晚上求饶的可是你!”

任安:“……我去公司加班,你自己玩吧。”

程林:“别走啊,难得周末,来嘛。”

俩人白天在家打情骂俏顺便干点各自的正事儿,晚上去项涛家蹭饭,去的时候干妈正在查看农庄的账目,瞧着程林来了,干脆把那些报表往程林面前一推,说着:“我年纪大了,眼花,不想管了,小童啊,要不交给你得了?你有空的时候瞅瞅,反正目前咱家就是自给自足种点庄稼,以后你要是想经营起来,想怎么经营就在怎么经营,我估摸着你还是准备干餐饮对吧?”

程林拿过那些材料,笑道:“妈,您这是偷偷给我塞家产呢?爸同意吗?对了,我新开的咖啡店可以加一道蔬菜沙拉,原生态无污染有机农场出品。”

任安在一旁马屁道:“挺好,加到菜单里去吧,今天弄几样菜回去试着做做。”

干妈瞅任安一眼,清咳嗽一声,说着:“我怎么看小童最近不胖啊,还是瘦,小童啊,来爸妈家里住段时间怎么样?妈妈天天给你做好吃的,你跟任安住一块,俩人天天忙,回家就挺晚了,顾不上好好做饭吧?”

程林一想,说着:“那也行,妈,是住市里吧?”

任安脸有点绿,还好干爹及时插话道:“你先别着急,手头上那个冒牌货还在虎视眈眈呢,我这几天正准备拿掉他,小童住进来目标太明显,这不是打草惊蛇嘛。”

任安赶紧应着:“就是就是,干妈,您先别着急,等过几天我带小童大大方方住进去。”

干妈笑着骂道:“臭安安,怎么还得你领着。”

任安委屈道:“干妈,您这是明显有了亲儿子就不要干儿子了。”

这段时间程林慢慢融入项涛家中,已经不再那么生分了,就是错失的岁月太过漫长,又加上外面形势略微复杂,有些时候还是免不了小心翼翼的试探,不过日子总会越过越好的,程林现在信心满满,想了想说道:“爸,妈,我请你们出去吃顿饭吧,明天周日,有空吗?”

项涛夫妇当然开心,想想还是第一次儿子请客,任安却默了,说着:“我明天要去公司签个文件,中午有商务宴请……”

干妈开朗笑道:“哦,那正好,安安你去忙吧,我们一家三口吃。”

任安挺郁闷,跟程林出来往家走的时候捏着程林屁股问着:“故意的吧!”

程林笑道:“我妈刚才偷偷问我你是不是老欺负我,那方面的欺负,嗯,虽然被亲妈关怀了下闺房生活有点不自在,不过,哥,你是不是得让让我啊?”

任安:“……哥给你买夜宵去,想吃什么?”

周日一早,程林得去趟店里盯一下装修,任安也去公司忙活了,又是各忙各的节奏,顾不上矫情,各自叼着块面包拿包牛奶一起到车库里开车,程林怕开车去学校太张扬,让任安把他捎到地铁口,任安问着:“现在学生开好车的不少吧,你一辆特斯拉才多少钱,还是用的我二手倒换下来的,没关系吧?还是开车方便,挤地铁也没个座位,浪费体力。”

程林说着:“我尽量注意着呢,最近班上同学挺注意我的。”

任安把他放到地铁口,又嘱咐两句,程林摆摆手冲进地铁里,哼着小曲来到店里,结果就看到了一头红毛的乔飞同志,就是上次面试时候大咧咧求交往的那货。

乔飞瞧见程林,开心得咧嘴笑,捋捋自己的红毛,说着:“哎,我听装修工人说你今天可能过来,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你终于来了。”

程林郁闷道:“你来干什么?面试结果不是告诉你了吗?我觉得您得另寻高明了,我店儿小,别耽误您了。”

乔飞不在意,直接进店里,说着:“我刚才仔细看了看,装修品位还成,不俗气也不出格中规中矩,算是及格吧,你咖啡豆准备用哪里的?菜单订了吗?我给你把把关。”

程林想着进门就是客,说不定这小子还真是身怀绝技,他打发乔飞去研究菜单,自己私下里跟m大咖啡店老板问起乔飞这人,老板直接回复:“不靠谱,不过是人才,建议留下!”

程林心里一动,请乔飞过来,俩人找块干净地方坐下,程林问着:“你真想在我店里干?”

乔飞点头,说着:“这不怕你一外行干黄了嘛,我帮你把名号打出去。”

程林:“咱干归干,不能以谈恋爱为目的,我有对象了,很稳定的那种。”

乔飞抓抓头发,说着:“行啊,不谈就不谈,咱做朋友成吧?哪天你未婚我未嫁咱再谈。”

程林:“那天有点远……”

乔飞点头,说着:“我最近闲着,帮你配咖啡吧,你也快开业了吧?有空招呼朋友过来试试味道。”

乔飞倒是个行动派,秃噜秃噜跟程林提了好多想法,程林听一半信一半,眼看着快到中午约着跟爸妈吃饭的时间了,说着:“中午我还有约,下周一你过来,咱签个合同吧。”

乔飞问了问程林中午吃饭的大体位置,说着:“我送你去吧,正好顺路。”

程林看着时间挺紧张,就答应了,不过等他看到乔飞的座驾,有点傻眼,问着:“这款夏利……停产了吧……”

乔飞挺自豪地撸撸自己的红毛,说着:“我的古董车,一般人不让坐,上来吧,给你开出千万跑车的感觉。”

那时候程林只是觉得乔飞是个挺特立独行的怪人,实在没想到他副业那么多,除了弄咖啡,还玩赛车,自己经营着一个改装车辆的工作间,每天吊儿郎当似的,其实挺能耐的一个人。今天也亏得乔飞不着调地送程林过来,他算是弄他玩赛车的能耐,救了人,一不小心成了程林的大恩人。

项涛夫妇挺看重中午的家宴,来得挺早,在酒店门口等着程林,周末中午用餐高峰,酒店门口的来往车辆挺多,项涛夫妇等儿子等得急切,站着的位置略微往前,离着马路沿不远。程林坐在乔飞彪悍的夏利车里,远远看见了爸妈,说着:“就在那边酒店门口……”话音刚落,程林眼尖地看到了正对着项涛夫妇的前方路口有辆面包车突然发动着高速逼近酒店门口,程林心思一动,瞅着车辆可疑的快速机动轨迹,浑身冷汗,猛得拍打着乔飞胳膊说着:“挡下那辆!它要撞人!”

乔飞反应快,刚才他也瞧见面包车奇奇怪怪,看着像是要往路边开似的,听程林这么一喊,立马炫技似的加速冲过去,也就是那么几秒工夫,硬生生别到面包车前面,一声巨响,两辆车撞到一起,逼停了面包车。

乔飞的小夏利也不知道怎么改装的,竟然没事,程林就是惯性的时候磕破了皮儿,他看着面包车司机要跑,狠狠骂了句国骂,踹开车门就跑过去追,乔飞也出来,跟程林一起把司机摁倒在地上,程林扯下司机的帽子一看,跟他猜想的一样,果然就是当初撞任安的那个人!

如果这次撞到了项涛夫妇,如果他们夫妇无法开口证明程林才是真正的血缘亲属,那么冒牌的那位是不是就能真正上位,那么很多陈年旧事是不是就可以永远掩埋。

程林浑身冷汗,死死摁着那个司机,让乔飞报警,惊魂未定的项涛夫妇也跑来,干妈抱着程林急得哭起来,被刚才那一撞击吓得浑身都在颤抖,程林镇定道:“妈,我没事。”然后跟项涛说着:“爸,这人故意的。”

项涛了然,面色凝重地点头。

乔飞在一旁帮忙,盯着项涛看了会,突然问着:“您是项叔叔吗?”

项涛也看到了乔飞,微微蹙眉,说着:“您是?”

乔飞道:“我是乔飞啊,我爸乔燃,项叔叔好。”

项涛道:“乔飞啊!原来是你啊,好多年没见都这么大了,刚才是你开车啊?”

乔飞点头说着:“嗯,我跟程林……嗯?程林喊您爸?喊阿姨妈?嗯?等等!窝草,程林你是项童?!”

程林:“你别嚷嚷!”

乔飞惊恐似的后退两步,说着:“你小时候仗着自己是胖墩,打我!”

程林:“我说你别嚷嚷!帮我把人摁住!”

乔飞凌乱道:“你老欺负我,你打我……”

任安接到程林电话,也是一身冷汗,什么都顾不上了直接奔过去,警察已经介入调查,有个相熟的老警官跟项涛他们递话,说开车的肇事司机精神不太正常,可能要进行鉴定,项涛让任安在这边照应着,他带着手下亲信杀回公司,准备立刻收网抓人。

程林送项涛到门口,说着:“爸,调查韩东吧,还有他跟小姨的关系。”

项涛看看他,拍了拍程林肩膀,说着:“放心,该有眉目的,已经有眉目了,你待会跟乔飞去趟医院看看。”

任安听警察说了过程,直接暴跳如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开始凶程林,喊着:“你脑子进泥巴了吗?不要命了是不是!”

程林被他喊得有点脸红,指了指乔飞,转嫁道:“他技术硬……”

任安瞪乔飞,有点凌乱的乔飞盯着任安,更加凌乱地说着:“窝草,你俩搞一起了,我怎么没认出来!你俩一块欺负我来着,把我扔阿姨家游泳池里,吓得我现在都不敢游泳!冤家路窄,项童啊项童!我可算逮着你了!”

程林顾不上跟乔飞他乡遇故知,脑子里乱哄哄着呢,随口说着:“能不能别在这节骨眼上添乱!”

乔飞撸着自己的红毛,斩钉截铁道:“我要干翻你报仇!”

任安拳头要招呼上去了,程林忙拦着,一个头两个大,说着:“打电话叫陈珉过来收拾收拾,这货欠□□,哥,万一那个司机鉴定真是精神不正常怎么办?”

任安严肃道:“早就在等他们沉不住气冒头,正常不正常没关系,反正已经抓着尾巴了,剩下就是顺藤摸瓜了,就是没想到能干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来,这是冲着人命去的。”

程林心有余悸地应着:“怎么能狠毒到这个地步。”

作者有话要说: 咕噜咕噜~滚回来了2333333333333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