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换源:

聪明人一秒记住 特特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

入夜以后的学校西门,热闹得像个露天不夜城,小商小贩们占据着马路牙子上大大小小的地盘,从卖臭豆腐烤面筋的,到烧烤麻辣烫,再到鸭血粉丝和水饺摊子,当然还有夹缝中卖袜子裙子手机壳的,大家都摸清了城管检查的规律,总有那么一段安全时间。

程林的摊位位置还行,靠近学校门口,他左边是那家卖鸭血粉丝汤的,右边是个倒卖动物园批发市场衣服的,至于他,是卖麻辣烫的。

素的一串五毛,荤的一串一块,整整齐齐码在三轮车一旁的简易铁丝货架上。程林麻辣烫小摊在学校西门算是个热门摊子,除了价格合适,主要是菜品也全活,程林不怕麻烦,备菜上肯下功夫,串签字都弄的规整好看,不显少,又瞧着干净。

素的有藕片、金针菇、香菇、娃娃菜、海带、生菜、豆芽、土豆片、红薯片、白萝卜、西兰花、菠菜、紫甘蓝、小油菜、油麦菜、蒿子秆、冬瓜、莴笋、木耳、杏鲍菇、魔芋丝、腐竹、冻豆腐、豆腐皮、油豆皮、细粉、宽粉……荤的有鹌鹑蛋、包心鱼丸、撒尿牛丸、鱼豆腐、蟹棒、玉米肠、香菇贡丸、章鱼丸、鱿鱼卷、午餐肉……面食也准备了乌冬面、方便面、炸面筋、炸油条、年糕片等等,佐料上更是齐活,麻酱、辣椒油、醋、麻油、葱花、姜末、蒜末、酸豆角、香菜,反正甭管口重口淡,总能调出哥们姐们喜欢的味道。

程林年纪不大,脸嫩,模样周正,嘴甜,不跟其他小贩似的逮着啥样的都叫“帅哥”、“美女”,程林见着谁都喊“哥”、“姐”,他眼睛挺大,还是双眼皮,跟人目光交流对视的时候显得特别真诚,他干事儿又干净利索,别看一个人忙活,上菜挺快,学校里的大姑娘小伙子,不少都是老回头客,挺爱跟小老板程林逗天逗地的。

程林有次跟几个姑娘聊天,小姑娘说要是有个韩剧里那种炒年糕的摊子就好了,程林回去一查,看着配料也不难,试验了几次,还真摆上了,一桌消费五十块钱以上,送一碟辣炒年糕。本来麻辣烫就挺火,加上炒年糕,更是引来了一大波姑娘,程林有时候实在忙不过来,麻辣烫得看着锅,煮过了影响口感,所以干脆把炒年糕的铁板挪到一旁,立个牌子写着十块钱一纸碗,请自取。

这天晚上程林忙活到晚上将近十二点,阴沉沉的天边响起了几声闷雷,最后一桌的哥们把啤酒喝完,说着:“老板,看着要下雨,赶紧收拾收拾撤吧。”

程林笑道:“哎,听哥的,这就收拾,您加啤酒一共六十三,零头抹了,给我六十就成。”

对方结了账,程林刚准备收拾,又来了一对傍在一起的小情侣,姑娘瞥了一眼,遗憾道:“让你早点来,非得打游戏,炒年糕都没了,你真是烦死人了。”

男生不客气道:“谁知道你大半夜发神经非要吃什么年糕,不怕消化不良便秘啊?韩剧看多了吧?”

女孩脸色一下子变了,拎着包就拍男的身上,喊道:“你怎么说话呢?”

眼看着俩人要吵起来,程林赶紧喊着:“哎哎,哥,您先带漂亮女朋友稍微坐着等会,我马上给炒份年糕,几分钟就成,马上,马上。我这里还有瓶冰镇可乐,送给你们消消暑。”

这重新开火又炒一份,又等着那两个小情侣吃完,收了十块钱,耽误到快一点钟,好在东西都收拾差不多了,送走小情侣,程林刚要去收拾桌子凳子,豆大的雨点就开始劈哩叭啦往下砸了,倾盆大雨瞬间浇了下来。

程林都来不及感慨倒霉,忙不迭地赶紧装车。黑漆漆的天际被闪电劈出午夜有点瘆人的惨白亮光,紧接而来的震天雷声惊得正在装三轮车的程林哆嗦了一下,他用力抹了一把脸,犹豫着是不是该先找个地方避避雨,四下里张望,却也没有能容下他三轮车的地方。装满东西的三轮车挺沉,这一下雨更沉,程林吃力地将车子推到路上,心里一横,准备顶着雨骑回去。

路边停着一辆车,打着双闪,停了好像有一会了,程林炒最后一分年糕的时候就瞥见了,估计是等人的。程林推着车绕过,瞅了一眼车标,寻思着要攒够这种价位的车钱,得卖多少年麻辣烫。

车上坐着的人,姓任名安。

哪怕是很多年后,任安回想起那个夏日深夜,耳边好像还回响着雨夜轰鸣的雷声,大雨磅礴的雨帘中,一个在路边摆摊卖麻辣烫的小商贩,入了任安的眼。

当然,故事离着一见回眸,再见钟情之类的浪漫差得有点远,离着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任大少爷的人品也有点远,之所以被任安瞧入了视野,是因为身着单薄的小商贩浑身衣服都湿漉漉贴了身,线条勾勒得腰是那腰,屁股是那屁股。当然,任安也不至于搞什么动物本能,跟立马就反应了的饥渴禽兽似的上演强取豪夺的戏码,他不过是百无聊赖中瞥几眼打发时间。

性别男,爱好男的任安同志,坐在放着逼格高雅钢琴曲的新座驾里,目光肆无忌惮地扫射着大雨中小商贩的美好身板,瞧着他手忙脚乱地收摊,往三轮车上盖塑料布。小商贩忙乱地在大雨中把全部家当装上了车,推着好像不堪重负快要散架似的老旧三轮车,从任安车旁向前倾斜着身子顶着倾盆大雨吃力走过,恰好路过任安车窗的时候,小贩撩起衣服下摆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

任安在冷气充足的驾驶室里闲适地撑着胳膊瞧着小商贩露出的腰际,劲瘦得有点少年感的单薄,屁股弧线很好,光用视线去撞击,都觉得弹翘。小商贩瞧着年纪不大,身上肌肉不夸张,匀匀称称的,此刻正用力紧绷着,青年人的阳光和力量恰到好处地迸发出诱人的活力,鲜活生动,真是叫人赏心悦目的好身材。

小商贩抹脸的时候,任安回头好奇地想瞧清楚对方长什么样子,只是已经错身而过,大雨中昏黄路灯下视线更加模糊,任安略微有些遗憾地没有瞧见对方的模样。他无所谓地用食指敲了敲方向盘,拿起手机催着朋友快点滚出来。

后视镜中还依稀看到小贩推着车快走几步然后骑上车发力蹬起来的身影,任安瞥了一眼,很快收回了目光。不过,没过几秒,他明显感到车身晃动了一下,依稀听到“哐当”一声,任安赶紧再看一眼后视镜,哟,小贩儿车翻了,正巧,翻到他的新座驾上了。

任安不动声色地盯着后视镜,有点好奇小贩会怎么着,只见小贩懵逼似的呆站了一会,然后才慌慌张张扶起车子,跑到驾驶室这侧,敲了敲任安车窗。

任安这次看清了小贩的脸,不过上面纵横着雨水,小贩又一脸愁苦焦急,实在看不出长得好歹。任安把车窗露出了条缝,小贩在雨中喊着:“哥,对不起啊,那边有个坑,积了水我没注意。”

不少雨水潲进来,任安讨厌湿漉漉的,连下去查看查看都懒得挪动,摆摆手说着:“没事,走吧,有保险。”

小贩一愣,抹把脸,说着:“哥,要不您下来看看,我怕给刮了划了。”

任安一乐,逗道:“你卖一晚上多少钱?让你走就赶紧走,怎么,想赔啊,划一道,维修费得上万,要不我下去检查检查?”

小贩表情都僵了,赶紧说着:“哎哎,哥,我这就走,您别下来,我走我走。”

任安把车窗摇了上去,瞥着小贩推车子走了没几步,又跑了回来,只见他站在车窗外,弯着腰解下包着一层层塑料袋子的腰包,又敲了敲车窗,任安再次打开一条缝,就听见小贩说着:“哥,我刚才看,真划了一点,那什么,我知道您好人,几万块我真赔不起,这是我今儿带的全部现金了,给您赔偿吧。”

任安瞅着小贩寒碜样子,那一沓钱上仿佛还带着路边摊的油烟腻歪气儿,任安摆摆手,说着:“不用,别废话了,往车里潲雨,让你走就走呗。”说完就摇上车窗。

小贩讪讪地在外面待了片刻,大声喊着:“那谢谢哥了!哥,您是好人!”喊完,这次是真走了。

任安看着小贩一瘸一拐的样子,估摸是刚才摔着了,看着年纪也不大,这么小就出来讨生活,也不容易。划一下没几万块钱那么夸张,任安也懒得跟人讨价还价,嫌烦。

任安其实也是在校学生,研二,这半夜在校门口是接同学的,那同学马上要移民,平时玩得好的一帮人最近安排了不少项目,准备好好送别一下,今儿晚上安排了一起去唱通宵ktv。

刚才摆摊小贩的插曲任安以为过去就过去了,没想到没过三个小时,任安竟然还能碰见小贩,让他再次见识了没有最狼狈,只有更狼狈。

那场延续了整个后半夜的倾盆大雨,淋着平行世界里互不相干的两个人,谁也不知道,对方在以后的岁月里会成为心头的朱砂痣,还是要变成溃烂在心窝里疼痛难除的脓疮,这么荒谬又不着边际的未来,谁能想得到呢?

作者有话要说: 某厉回来啦!

前三万字更新频率大概是每周三次,三万字以后努力达到日更!我在攒!真的,看我真诚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