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5.人类未来真的还有希望吗?(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换源:

任何人不能在战场上有任何犹豫和矫情,这是韩青禹的,即是溪流锋锐的铁律。

并且他们自己,一直都是这样做的,从很多年前的那场缅甸峡谷血战开始,就是如此了。

而这样的铁律,内在的本质,其实是信任,绝对的相信。相信你的战友可以做到,所以你要好好完成属于你的那份,以使他的努力最终不被浪费;相信就算最终做不到,他也更加不愿,因为自己带来任何无谓的拖累和牺牲。

CA117划出一道起伏的弧线,已经开始右转、拉升了。

按照源能飞船的速度和预算的时间,它将在1.5秒内离开低空,韩青禹和佩格芒特可以登船的高度,同时它在这一区域范围内继续停留的时间,整体不会超过3秒。

这一瞬间的情势:

地面上已经至少一百多具红肩反应过来,带领着超过两千具身处外围的黑甲和泛蓝大尖,开始行动,准备通过柱剑对空中目标发动攻击。

CA117稍有犹豫便再无生机。

佩格芒特人还在空中,但是因为遭受到来自地面的持续阻挠,身体已经失去了继续前进和上升的动能。

他把目光从CA117收了回来,准备战,准备往回腾身,落到韩青禹所处位置,与这个他烦了好多年的混账家伙并肩一战。

韩青禹身困密集的大尖群中,战斗,疲于应付,看起来没有任何快速杀穿这万军敌阵的可能。

大尖群数量太大,太过密集了,拥挤在狭小的战斗区域,不止是活着的大尖在向他进攻,就连它们死去的尸体都是堵截,这渐渐让韩青禹连挥刀的空间都不再充裕。

今天的救援比预想的要困难许多,因为有一件事意外出乎了韩青禹的预料,这件事不是他们进入到地下,而是时隔一年,发生在佩格芒特身上的转变。

这种转变,应该怎么说呢?韩青禹在地下的时候问过自己,得到的结论是佩格芒特变得更像是一个真实的人类了。

这个似乎一直都不正常的粉毛怪,在远离种群的异域,孤独战斗和生存长达一年后,反而变得更接近正常人类了。他变得不再像曾经那样盲目而毫无逻辑地自信,他会恐惧,甚至无助,会无意识地依赖和渴望帮助。

对此,韩青禹很难去质疑和失望什么,因为整个人类族群,都不曾有过另一个个体,亲身体会过佩格芒特这一年来的经历和遭遇,更因为,他其实始终都是一个人类,若不然他也不会以人类的身份,在孤独绝望中这样坚持,一直战斗、等待。

只是,这让原本计划中的“两大希望星辰并肩的爆裂冲杀”,变成了韩青禹不得不一力承担更多的局面……

“看来我们无法登机了。”在空中回跃的佩格芒特嘴角轻咧,笑了一下,难得的笑容里似乎有一种长久挣扎后的释然。

腾身中,他一边双手举刀拨开射来的柱剑,一边朝韩青禹开口。

话在心里,开口只来得及说出来第一个音节。

下方,韩青禹猛然抬头,“抓住它。”话音起时,一道蓝色的流光,已经从地面大尖群中射出,斜上朝远处的CA117号飞船射去。

佩格芒特抓住了,因为他来不及想,也没去想自己有可能连柱剑都抓不住。

蓝色流光如电,带着他飞快射向飞船。

“你呢?”突然他想说,想回头看一眼,但是在源能战斗的世界里,这些都是来不及的动作。

只听,“轰!”

爆裂的轰击声中,一圈大尖震退,韩青禹的身形径直从密集的大尖群中拔起,出现在空中。

而后“嗖”一声,身体通过柱剑的牵引,飞速跟随而至。

人与柱剑相互牵引,这是属于韩青禹的Bug,当然其中也存在对支撑点的需求和能量损耗,否则他一人双柱剑,岂不登天?

此时,CA117拉升的高度,还未到安全范围。

韩青禹的蓝光柱剑带着两人飞向它;同时下方数千把柱剑,尤其其中一百多把来自红肩的蓝光柱剑,一样如蝗向CA117射来……

最终中与不中,似乎都在毫厘之间。

“……”需要采取行动的一刻,来不及开口,韩青禹也没开口,他只是在举刀回转的过程中,看了佩格芒特一眼。

作为曾经同等级的高手,同样战场经历丰富的佩格芒特,当然看懂了。看懂后立即撒手柱剑,一样拔刀回转。

这一刻,下方数千把柱剑激射而至。

韩青禹回身凌空挥刀,全力爆发,向下空斩。

佩格芒特回身凌空挥刀,超能爆发,向下空斩。

“嗡!”连绵的两声,纯粹能量的鸣响,交叠成一声。

没有人知道刚才这一瞬间佩格芒特的心理活动,但是他出手的速率,跟上了,他的斩击效果,也近乎无差地出现了。

伴随着人类两大希望终于出现的联手斩击……空中,两个大小相差无几,形如镜面,凝实流光的圆形平面能量屏障快速形成,相互交叠。

“欻欻欻欻欻……”

镜面之下,数千大尖柱剑被阻。

瞬间僵持后,“轰!”一声凝实能量炸裂。

数千把柱剑,纷落如雨。

同时,韩青禹和佩格芒特的身形,在空中吐血震退,激射向上,落进CA117飞船侧面激荡的源能激流,站住。

CA117号飞船最终完成拉升,向远方飞射而去。

…………

韩青禹和佩格芒特回来了,从船外回到了船舱里。

上一秒还在因为他们联手的极致战斗和最终胜利登船而欢呼的船员们,鼓掌的手停在空中,欢呼声止在咽喉,就这样集体木然地站着,看着两人一身狼狈,一声不响,缓缓朝走到飞船源能储备仓,一左一右在源能堆里席地坐下来……

“这,这是什么啊?”

上百道木然的目光中,接近半仓的源能块,就像是在烈日下快速消融的冰山一般,流水般“融化”,然后消失在韩青禹和佩格芒特的身上。

“好像还挺轻松的哦?”头靠着源能墙,佩格芒特说,就好像刚才他没有那么菜过似的。

“嗯。”韩青禹点了点头。

他们在补充源能,不是金属匣里的,而是身体里的。这不算很难理解,但是这种吞噬量和吞噬速度,依然令人震撼。

而且,飞船的源能动力储备,好像都被“吃”了,这可咋办?

这整个过程,杨清白一直都安静地待在驾驶台前,没有庆祝,也没有打招呼,他专注地驾驶着飞船,继续逃亡。

期间努力试着又想了一次,结果依然想不出任何今天自己可以生还的可能,于是,便不再去想。

至此,杨清白作为CA117的操控者,今天终不可能回去这件事,依然只在他自己一个人的认知里。

他没有去说,也无暇自我感动和自我壮怀激烈。

他只是准备好了,等青子和佩格芒特恢复后,平静地跟他们商量,怎么找一个适当的时机和位置,让他们先下船。

“喀拉啦……”对面,通话器被拿起的声音。

“清白?”韩青禹的声音传来,听语气,像是准备随便报个平安什么的。

杨清白还不及开口回应。

“对了,我知道它们的牵引场在哪里。”一旁的佩格芒特突然开口,似乎有些兴奋说:“怎么样,我们去干掉它吧?”

这句话的意思……似乎他在建议:现在,就这样,用一艘飞船,再他和韩青禹两个人,直接去干牵引场?!

杨清白傻了。

就连韩青禹,似乎都愣住了一下,没有开口接话。

“怎么样?咱就像刚才那样操作就好。”佩格芒特再次开口,证明杨清白和韩青禹的理解没有错误。

“干吗?趁它们还没完成集结布防,而且刚为了围杀我们,出来了一大批。”

佩格芒特兴致勃勃地继续说着,这一刻,他整个还是一个“半luo火星毛人”,但是眼中那种盲目、无知、自大的神采,似乎正在迅速恢复。

“不!当然不干!”没有思考,没有权衡,杨清白直接在心里急切的否定了一声,这太冒险,太让人不安了,太不合情合理了,所以他绝不能赞同。

那两个家伙,他们,可是关系人类未来的两大希望啊!

刚才,他们就因为草率冲动差点出事了,好不容易都回来……他们的肩上承担着人类的未来啊。

这次蔚蓝高层私下布置的指令,也是一旦战败,就算牺牲整支远征军,也要努力设法保住他们……

然而,“为什么不呢?”通话器里,韩青禹不咸不淡,不急也不慢的声音传来。

他决定干了,不是冲动,而是经过思考后的答案。

一直如此,总是越危险的事情,越困难和没有道理的逻辑,韩青鱼越喜欢和习惯用这种“死鱼”般的语气,做出最后的决定,不容改变。

“……”杨清白犹豫痛苦无助了一秒。

这样的话,人类的未来,真的还有希望吗?

算了,累了,干就干吧。

他们要去哪就去哪,反正我只是一个司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